“我的字典里面没有灵感两个字,我觉得对于创作这件事本身一定全部都是理性的。没有说我望着那皎洁的月光,喝二两二锅头,突然觉得生命是如此的美好,我要用一首歌来歌颂它,从来都没有。”赵英俊说自己写歌的时候永远都是坐在沙发上,旁边放把吉他,思考这首歌怎么写。“我觉得大家都是这样,只不过此刻我没有去美化这件事情。”他也不太相信所谓的各种找灵感的方式,“但我并不能说就没有,或者我敢肯定的是我不是那样的,我要做工作就是做工作,在哪都无所谓,我可能不用去深山里,我在家把电视关了就可以。而且我还要保持绝对的清醒,绝对的理智。”【详细】